<xmp id="mi6mm"><table id="mi6mm"></table>
  • <table id="mi6mm"><table id="mi6mm"></table></table>
  • <bdo id="mi6mm"><center id="mi6mm"></center></bdo>
    <table id="mi6mm"></table>
    <table id="mi6mm"><noscript id="mi6mm"></noscript></table>

    野生動物土撥鼠:草原上的“建筑大師”!為啥它們讓人又愛又恨?

    來源于:王登
    發布時間:2020-03-04 19:43:20
      小字號

    作者:王登(中國農業大學)


    3月3日是世界野生動植物日,今年的主題是“維護地球所有生命”,而在我國青藏高原,雖然很多地區人跡罕至,卻是野生動物的天堂。體型粗大肥壯、耳小眼細、四肢粗短、松尾短扁的喜馬拉雅旱獺就是這里的住客。喜馬拉雅旱獺和生活在北美洲草原上的草原犬鼠有一個共同的常用俗名——土撥鼠。別看名字俗,它們可是動物界的“建筑大師”哦!


    動物界的“建筑大師”


    土撥鼠都有著高度社會化的集群生活特性。土撥鼠挖建的洞穴,主巢布局合理,“儲藏室”“廁所”“避難所”等基礎設施完善,簡直可以稱為“地下城”。而且“全城”有草同享,有難同當:“城 內”的食物共享,一旦發生危險,鼠群特有的預警機制可以提供給城內“鼠民”最大的逃亡機會。它們堪稱動物界的“城市規劃設計師”和社會性互助的典范。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研究者認為這些土臺有防止雨水倒灌、瞭望遠處天敵以增加警戒時間的作用。更有人分析:由于土堆的阻擋,氣流經過同一洞群中有土堆環繞的洞口和與地面相平的洞口時,會形成不同洞口間的壓力差,進而有利于洞群內的通風。從這個意義上講,草原犬鼠堪稱動物界的“建筑大師”。


    除了是“建筑大師,還是”聰明的“警報員”?


    喜馬拉雅旱獺一般白天活動,在天氣晴好的晨昏,它們會十分謹慎地先從洞中探頭張望,然后出洞,站在土丘上觀察,當感知沒有危險時才在周圍活動,并發出鳴叫,臨近的同類會立即交流響應,隨后越來越多的“伙 伴”逐漸出洞覓食或玩耍。在洞外期間,它們經常抬頭觀察周邊環境,受到驚擾時會發出警報聲,其他成員聽到警報聲后立即警戒,或迅速進入臨近的洞穴, 或立于洞口觀望警戒,當“嫌疑人” 逐漸靠近時迅速進入洞內,如此受驚后,它們可能兩三天都不會出洞。

    undefined

    草原犬鼠其出洞活動的規律和喜馬拉雅旱獺相似。草原犬鼠報警和交流時鳴叫聲的頻率差異顯著,預示著不同的鳴叫聲可能包含不同的信息。據稱,草原犬鼠可以用一些“鼠語”來區分不同的外來威脅者和交流彼此的感受。?


    土撥鼠:還讓人又愛又恨?


    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壓力下,土撥鼠進化出了特有生存之道。人們一方面驚嘆于它們高超的生存技巧,一方面大肆滅殺它們。因為它們給草原帶來的傷害是毀滅性的。它們大量啃食優質牧草,與家畜爭食;?它們在地下“施工”時還會破壞草場, 極易造成水土流失,導致草原荒漠化。此外,土撥鼠還是鼠疫耶爾森菌的主要宿主和鼠疫自然疫源地重點關注的病媒生物,也是衛生和畜牧業從業者眼中重要的害獸。但是呢?土撥鼠們在與家畜爭食的過程中,也在通過松土、施肥、刺激植物的次生代謝、增加營養等方式回報草原;同時它們還是草原肉食動物重要的食物來源之一, 并且還為兔、鳥、蜘蛛、甲蟲等生物提供了隱蔽所或棲息地。土撥鼠家族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但是,土撥鼠們生活的地方一般人煙稀少,人類如果不刻意捕捉或接觸它們,感染鼠疫等鼠傳疾病的概率會很小。


    所以,從不同的角度認識和平衡自然生物對人類社會的利與弊,是我們在與自然界各種生物打交道的過程中,必須深入思考的問題。通過本次疫情,其實大家更應該明白一個道理:愛護野生動物,就不要打擾它們,愛護它們其實就是愛護我們人類自己。


    四房五月天
    <xmp id="mi6mm"><table id="mi6mm"></table>
  • <table id="mi6mm"><table id="mi6mm"></table></table>
  • <bdo id="mi6mm"><center id="mi6mm"></center></bdo>
    <table id="mi6mm"></table>
    <table id="mi6mm"><noscript id="mi6mm"></noscript></table>